【我和小姐的性生活】 - 优优色影院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891ee.com 加入收藏夹!

             我和小姐的性生活


              第01-10章

                第一章

  当小姐把已经很少的衣服脱掉的时候,她小肚子上的赘肉都对我有着着难以言喻的诱惑。更何况她那白皙丰满的奶子,腿间浓密黝黑的毛发。我已经是欲火中烧,迅速的扯下短裤,把那白花花的身体压在我的身下。鼓胀的小弟急匆匆的寻找着可以容身的地方,但就是不得其门而入。小姐似乎看出了我的稚嫩,双腿分开,臀部略一向上摆动,小家伙顺势就滑进了她的洞穴。

  啊,里面有滑滑的,温暖的感觉,我开始前后的动着。小姐用放浪的声音给我伴奏,我感觉她的洞内似乎有只小手,不停的揉捏着已经膨胀欲裂的小弟。突然我感觉大脑瞬时空白,一股热浪冲破阻拦喷射而出。哦,我的第一次,就这样交给了她。同时也完成了我从男孩儿向男人的转化。

  我叫张非,是一个到城市打工的农民。我出生在河北农村,虽然我们那里很穷,但是我家不穷,因为我爸(我们那里叫“大”)是村长。不是说吗,别拿村长不当干部,我爸是我们那里最大的行政长官,他的权利真的大的很。他把国家划拨给村里的公粮款全都据为我家所有,然后再情况分配一些,正大家轻易也不敢找他的麻烦。他每天在村子里瞎转悠,如果你看到他和哪个女人搭讪,多半晚上就会去她家睡了。好在他找的都是寡妇或是丈夫常年在外打工的,到是一直没有什么麻烦。我娘已经习惯了,她任劳任怨的在家操持家务。一般我爸回家的时候不是喝醉了,就是已经快天亮了,我想他们可能已经不会做我们叫“日”的事了。除了找女人、喝酒,他还赌钱,但是他赌钱不用自己带钱的,而且每次都会赢很多。当然,输钱的人也会得到自己所需要的。

  所以在小时侯,我最崇拜的人不是周润发(虽然我喜欢他的电影),而是我爸。我最大的理想就是当村长,和找一个我妈那样的老婆。可惜的是,我还没有长大,我爸就进了监狱,我妈也因为得病早早的走了。一时间我从富人到了连乞丐都不如的地步,村子里的人都拿我当敌人看待。我想,这可能是我爸造的孽。我妈出殡的那天,连帮忙的人都没有。后来还是当时的村长找了几个人,很不情愿的把她送到了墓地。她的坟,是我们村子里最小的,因为是我一个人堆起来的。
  等我妈过了五七,我就想离开这里了。在这里我要饭都没有人搭理我,我不再崇拜我爸,我甚至开始恨他。我唯一的出路就是进城,那里没有人认识张非。我可以重新开始我的生活,也许将来我还会回来,但是我不想当什么村长了,我不想给自己的后代留下不好的影响。

  离开村子的时候,是在一个清晨,地里的庄稼已经收完了。小路上都是落叶,踩在上面很松软,就象女人的身体,虽然那时我还没有见过女人是什么样子。我把整块的地已经卖给了一个远房的表哥。我需要路费,所以我很着急的就卖了,我知道他给我的价钱连一半都买不了。可是我已经顾不上了,如果是卖给村子里的人,估计会更少。我想等我有了钱,我会把它买回来的。

  一个没有见过任何世面的人到了城市,最大的感觉就是眼睛不够用。尤其是走在街上的那些花枝招展的女孩儿,这在我们那里是绝对看不到的。短短的一条街,我竟然两次撞在了人的身上。都是那些白花花的腿惹的祸,我想不看都不行。我这才知道,为什么那么多的农民地都不种,非要来城市打工。我想,他们不是仅仅为了可以挣钱才出来的。我一定要日一个城市里的女人,这是我初到城市时,为自己定的目标。

  我先要找到住的地方,所以我不停的看路边的牌子。旅馆、酒店虽然很多,但那不是我要住的地方。我终于找到了一个小旅店,花二十块钱要了一间可以同时住七、八个人的房间。屋子到是很干净,也很宽敞,已经有两个人住在里面了。他们都在四十岁左右,我进屋的时候,他们只是抬了抬眼皮,就继续躺在床上看杂志。

                第二章

  在夜色中的城市街头游荡,即使你不故意,也会有一些穿着暴露的小姐主动和你搭讪。尤其是像我这样一看就是初来诈到的,更成了她们争相追逐的对象。几个小姐把我围住,我真有些不知所措了,未经人事的我又不敢接触她们那过于暴露的身体,所以根本没有办法脱身的。我听他们不停的介绍着服务项目,什么按摩、敲背、推油…,我连听都没有听说过。我不知道其中的哪个代表日,但我想不过就是那么回事。只不过是城里人的叫法比我们乡下文明一些而已,我们乡下人实在,说的话也直接。

  我说了一句话,小姐们就都狠狠的瞪我一眼散开了。我说的是,我真想和你们走,可是我口袋里没有钱。其中的一个小姐还用一个“傻”字加上她身体上那个部位的通俗叫法组成词,骂我。我没有敢说话,在这里,最紧要的就是不要惹事,这个我懂。但是,我下定决心,等我有了钱,我要把她们全都日了。回到旅馆,那两个人已经睡了,我躺在床上说什么也睡不着,那几个小姐的胳膊、大腿在我的脑子里打转,赶也赶不走。我的下面把裤头顶的快破了,我只好从侧面把它拿出来,放松一下。我的手情不自禁的又去摸了它,有点说不出的感觉,当时我不懂得自己也可以的。折腾了好久,我才睡着了。

  小姐有的是,找工作可就难了。我转悠了一整天,累的我骨头都疼了,还是没有任何的收获。只好回旅馆,已经下午四点多了,日头还很高。我刚想推门,听见我住的房间里有一种奇怪的声音,好象是人的呼吸声,还有床被晃动产生的吱吱声。我轻轻把门推开一个缝,看见我的一个同屋趴在床上不停的上下动着,就象我上体育课练俯卧撑的动作。在仔细看,他的下面有一个没有穿衣服的女人,不停的哼哼唧唧。好象想喊又不敢发出声音,我知道他是在日她。我还知道人家干这种事是不能看的,但是我的手就是不听我使唤,不但没有把门关上,反而开的更大了些。门发出吱的一声,女人似乎听见了,赶紧推那个还在不停忙活的男人。我吓的赶紧跑开,我想我跑时发出的声音,一定让人家听见了。我听见身后有人在楼道里大声骂了两句,然后就是关门的声音。我一口气跑了很远,竟然没有感觉累。确定已经安全了,我才停下,俯着身子大口喘气。

  等气息均匀了,我才感觉已经累的站都站不住了,我一屁股坐在花坛的边上。这个地方很宽阔,就象是我们农村的晒谷场,当然要大了很多,也漂亮很多。这里有绿油油的草地,还有很多的花,有很多人都在树阴下纳凉。我歇了一会儿,天渐渐的黑了。我想他们肯定已经完事了,就又往回走。这次我学乖了,趴在门上仔细听听,屋子里很静,没有任何声音。我慢慢把门推开,先看见一张空的床,然后就是那个人的床,他侧着身子,脸朝里躺着,好象是在睡觉。我蹑手蹑脚的溜达到自己的床边,刚想坐下。

  “小兄弟,刚回来啊。”那个人看见我,马上坐了起来,看来他没有睡着。
  我不由激灵了一下“是啊,我刚回来。”

  “小兄弟是刚进城的吧,是不是还没有找到活干那。”

  “是啊,大哥怎么看出来的。”我问道。

  “我是阅人无数,还看不出你是刚进城。”他很得意的说,还晃了晃他那肥大的脑袋。

  “那大哥一定很有本事,能帮我找个活吗?”我借机套近乎。

  “你都会干什么?”他的嘴撇的真大,估计可以同时放进四个鸡旦。

  我犹豫了一下,心想还是实话实说,不然也是麻烦。“我只能干力气活,我没有什么手艺。”

  “那你会做饭吗?”他又问。

  “我只能做平时吃的饭。”我在家的时候,我妈经曾经教过我,她常说:“有些活,许你不干,但不能不会。”这做饭就是其中之一。

  “废话,你以为我还让你去饭店啊。你明天去找我,我等着你。”

  “我明天上哪里去找你啊。”虽然我不是很相信我能有这么好的运气,但我还是想去试试,大不了白跑一趟。

  他从褥子下面找出一张已经发黄的纸,在上面写了一些字,然后递给我“你明天按这个地址去找,你认识字吗?”

  我说:“我认识,我读过初中,您怎么称呼啊。”

  “真没看出来,还有文化。行了,以后你就叫我张哥吧。”

  我告诉他我也姓张,他狠狠拍了我一下说:“他妈的,看来咱亮有缘,还是一家子。”

  我们又唠了一会儿嗑,我知道了张哥是一个小工程队的头,他出来就是来找小姐解闷的。说完话他要回工地,我就把他送到街上,这时已经是万家灯火了。回来我连晚饭都没有吃就睡觉了,不仅没有感觉饿,而且很快就睡着了。

                第三章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爬起来了,我把所有的衣服都试了一遍,可惜没有哪件是能让我满意的。我穿上一件红背心,还有一条蓝色的裤衩,脚上是一双布鞋。然后,拿上所有的行李,退了房。

  虽然有地址,但是对于人生地不熟的我来说,找那个工地真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我几乎磨破了嘴,等找到的时候已经十二点半了,其中有两个人还告诉了我相反的方向。

  张哥在工地的大门口张望着什么,看见我生气的说:“真他妈的笨,怎么到现在才来。”说着,拍了我脖子一下。

  “对不起,张哥,我真笨。”我赶紧道歉。

  “行了,快到厨房做饭,再晚一会儿干活的人回来非拿板砖拍你小子。”
  我干活一向很麻利,择菜、切肉、洗米煮饭,很快饭菜就准备好了。这时一群浑身是土的民工向食堂走来,我的心开始蹦蹦跳起来。如果他们吃不惯我做的饭,我想我就该走人了。我悄悄躲在了厨房的一个角落,啃着一个不知道什么时候剩下的馒头。从昨天晚上到现在一直没有吃饭,我早就饿了。大概过了个把钟头,外面吵吵嚷嚷的,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我偷偷一看,大家都围着张哥说什么,还不时听见有“饭”啊、“菜”什么的字眼。我想一定是我做的饭有什么问题了,我不能躲在这里,我不能给张哥找麻烦,大不了走人就是了。

  我赶紧从厨房出来,凑近人群,大家的手里拿着吃饭的盆儿和勺子。看见我出来,张哥冲我摆摆手说:“小子,过来。”我惊慌的走了过去,张哥用胳膊搂住我的肩膀,然后向大家说:“大家看,就是这个小子,我一定不让他走。大家安心去干活,晚上一人给二两酒。”说完,几十个人都大声喊叫着散去了。
  张哥拍着我的后背说:“张非啊,你小子行。大家都说今天的饭菜好吃,让我一定把你留下,说以前的厨子做出的饭菜只能用来喂猪。好好干,张哥不会亏待你的。”

  我心里的石头终于落了地,说:“放心吧张哥,我会好好干的。”

  张哥叫人给我安排了睡觉的地方,我不和工人门住在一起,而是和一个姓吴的会计还有买菜的李大个子住。张哥自己住一间屋,有时他会出去找小姐。不出去的时候,几乎每天都有女人来陪他,而且不只一个。张哥是我第二个崇拜的人,第一个是已经在监狱里的我的爸爸。

  其实对于我来说,一天做两顿饭,真的很轻松。早晨都是买现成的,不用开火。另外,还有专门的人负责把菜买回来。我每天就忙活两、三个小时,剩下的时间不是在工地呆着,就是到街上闲逛。

  工人们干活以天黑为标准,我一般在黑之前就把饭做好,等他们来正好吃。大家很喜欢我,吃饭的时候,很多人都会和我搭几句话,开开玩笑。我不怎么会说话,只知道傻笑。吃完饭,大家一般就回去睡觉了。有些年轻一些的会三五成群的到街上逛,我知道他们去干什么,我也想和他们一起去一次,但还是没敢去。
  很快,我在张哥的工地已经干了一个多月了。一天中午,我吃完饭正在床上躺着。吴会计鬼鬼祟祟的走了进来,我看见他就坐了起来。他走到门口左右张望了一下,然后从衣兜里拿出一摞钱递给我。他嘱咐我,把钱放好,而且不要和任何人说。我点点头,把钱接了过来。等他走了,我数了一下,是五百。我心里想,为什么发钱还偷偷摸摸的,难道张哥多给我了。我把钱放在自己的被子下面,感觉不好,又拿出来放在装衣服的袋子里。躺在床上我想,这五百块钱不知道能日几个女人。

                第四章

  都说饱暖思淫欲,我就是这样的。自从有了那五百块钱,我就感觉我的欲望在不停的膨胀,而且近乎一种煎熬。每天躺在床上,我的手都会不自觉的摸那里。后来,需要紧紧的攥住它,然后上下动才能满足。那种感觉说不出来,反正越来需求越强烈。有一天,我似乎找到了更好的方法。我用我的手巾把它裹住,然后用手握着,不停的抽动。我的感觉越来越好,动的也越来越快。终于达到了顶峰,一股粘忽忽的液体喷了出来,我有一种从来没有体会过的快感,那感觉让我久久回味。

  天气依然很热,干活的工人们都光着膀子。我没有光膀子的习惯,一般都会穿件背心。有的人还取笑我,说我像一个女人。要说我对我的长相还是很有自信的,我虽然才二十岁,可是已经一米八了。我的五官很端正,皮肤也很好,虽然不是很白。我身上的肌肉很发达,我曾经练过两年的哑铃。进城之前,还一直坚持长跑。如果我穿上一套城里人的衣服,我想我一定比他们好看。

  我正在厨房削茄子,李大个子拿着一块肉进来,放在案板上。他什么也没说,抓了一把剥好的花生米,吃着就出去了。我一边削一边闻到厨房里有什么不对的味道,我站起来四下找找,原来是那块肉。我把肉拿起来,放到鼻子边,一股腥臭让我差点把早晨的饭都吐了。我去找李大个子,可是不知道他去哪里了。我只好去找张哥了,张哥闻了一下,骂了一句很难听的话,然后掏出手机给李大个子打电话,在电话里狠狠骂着他,叫他赶快回来。我回去继续做饭,一会儿听见张哥在自己的屋子里喊着。我想,李大个子一定恨死我了,但是我总不能做昧心的事情。

  果然,很快李大个子气呼呼来找我了。他进来没有直接骂我,而是指桑骂槐,还不停的敲敲打打的故意发出声响。我没有说话,我不想惹事,主要是不想给张哥惹事。他发泄了一通,看到我没有反应就知趣的走了。

  那天我的心情很差,晚上吃了饭就自己出去走走。大街上很热闹,很多的人。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都不回自己的家,在我们老家一般天一黑就都回家了。不回家的除了聚在一起赌钱的人,还有就是不正经的人,就象我爸。街上的灯五光十色,还不停的变换,照的我的眼睛都快睁不开了。那些路边小屋里发出的昏暗的粉红色的灯对我简直就是一种诱惑,我象丢了魂一样被吸引了过去。小屋门口,很多打扮妖艳的女人向路人招着手。看见我过来,立刻有两个过来把我架进一间屋里去。里面很小,还有一个小门,上面挂着帘子,看不到里面是什么,但我知道所有的事都要在那里做。有四、五个穿的衣服不能再少的小姐胡乱的坐在谢谢上不知道说着什么。他们的年纪大都在三、四十岁左右,虽然画了装,但还是能看出脸上的皱纹。看见我进来,她们游离的目光变的好象狼发现一只羔羊时那样贪婪。我有些失望,我不想把钱花在这样的女人身上,但是不知道该怎么脱身。
  “小哥,玩玩吗?”

  我没有说话,我想看看这几个人中有没有能说的过去的,可惜我没有办法说服自己。

  “进去吧,小哥,一定让你快活。”

  “我是来找人的,不是来玩的。”我急中生智说。

  “找人,我靠,到这个地方找你妈呀。”说着其中的一个把我推了出来,我不懂她说的“靠”代表什么,但我想一定是在骂我,我让她们失望了。她们竟然还说找我妈,我妈是不会干出这种丢人现眼的勾当的。

  我继续走着,我不想回去。我的身体好象被火烤着,非常的燥热。不知怎么,我走到了一条很小的巷子。这里已经没有什么灯光,只有零星的几家还亮着。我转身想走,听见有人说话。

  “那个小哥,来玩的吗?”这个声音是我长这么大以来,感觉最好听的,我禁不住回头。我看见一个身材不是很高的女人,不,应该说是一个女孩儿站在我后面。她的脸上和我一样,透出青春的稚嫩。她虽然长的不是很漂亮,但足以吸引我了。

  她把我带到一间和刚才那个布局相似的小屋,我随着她进了那个有帘子遮挡的小门。里面是一条很窄的过道,曲曲折折的转了好几个弯又进了一个房间。一路上我的心跳不停的加快,到了这里已经跳成一个了。屋子里只有一张床,比一个人睡的那种宽一些。小姐拿一个盆接了一些水递给我:“把你那里洗洗。”
  我知道她是嫌我脏,我心想你不知道比我脏多少。但我还是接过来,脱裤衩的时候,我把身子背了过去,她还发出了笑声。

  等我洗完,把裤衩穿上转过身来,看见她已经把仅有的两件衣服扔在床上。我是第一次这样看一个女人的身体,我被烈焰焚烧。

                第五章

  接下来就是大家在本文开头看到的情节,在这里就不赘述了。这第一次并没有给我留下太多好的回忆,仅仅几分钟的时间,甚至还没有脱衣服的时间长,我就给了小姐二百块钱。我很心疼,我想这些钱可以买很多的东西。但是我又想,人家一个姑娘,为什么平白无故的就让你日了,这样想心里就平衡多了。再有让我有些失落就是,当我问她是哪里人的时候,我们竟然可以算是老乡,她家离我家最多不到一百里。

  我回到工地的时候,已经漆黑一片了。我摸索着回到我的屋子,吴会计和李大个子已经睡下了,我没有开灯爬到床上就睡觉了。今天我腿间的小家伙很老实,我很快就睡熟了。

  转天早晨,我是在李大个子的骂声中醒来的。我一听,还是冲我来的,我忍无可忍,但是我还是喊他李哥。我说:“李哥,你拿来的肉都臭了,根本就没法作菜。我找了你好半天,没有找到才去找张哥的。”

  吴会计也说他这么大人了,不应该和小孩子一般见识。他又说了几句气话就出去了。吴会计和我说,张哥扣了他一百元钱,所以他才生这么大的气。我这才知道他为什么一直和我过不去,他也太小气了,不就是一百块钱吗。

  我还是天天做我的饭,过着衣食无忧的生活。我的钱我基本不用花,有吃有住的,而且脑子里也不怎么想女人的事儿了。晚上有时还会自己解决一下,既经济又实惠,而且不用担心生病。

  一连下了几天的雨,工地上成了沼泽。没有办法开工,大家都在工棚里歇着,过着穷极无聊的日子。除了李大个子天天要去买菜,别人都不出去。整天就是吃了睡,睡了吃的。张哥的脸色有些难看,我知道他在担心工程的进度。本来想劝劝他,又不知道说什么。那些女人晚上也不来找他了,我想可能张哥也没那心思了。有几个实在鳖不住的民工,不知道从那里买来一台旧电视,大家就开始聚在一起看节目。我叫张哥去看电视解解闷,他摆摆手让我出去。

  终于可以开工了,张哥的脸上从见了笑容,大家的心情也都好了很多。中午吃完饭,把东西归置好了,我溜达到街上闲逛。可能天气比较凉爽吧,街上人很多。特别是有很多和我年纪相仿的女孩儿,她们都三、五成群的说笑着在街上走。其中有一个留着马尾辫的女孩儿,长的真漂亮。她个子不高,但很瘦,穿着粉红色的背心和一条蓝色的裙子,显得很精神。我的目光被她吸引着,也就慢无目的的跟在人家身后。不知不觉竟然跟着人家进了一个居民区。

  人世间的很多事儿,也许真的有什么人已经安排好了。然后逐一的去发生,你是想躲都躲不开的。我刚想转身回去,发现前面那个女孩儿被两个大一些的男孩儿给拦住了。女孩儿想摆脱纠缠,那两个人嬉皮笑脸的就是不放她走。我当时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也把张哥千万不要在外面惹事的嘱咐忘记了,这也许就叫色胆包天吧。

  我快步走过去,大喊了一声:“你们想干什么,欺负女孩子。”

  两个人吓了一跳,转身一看不由破口大骂:“他妈的,我以为谁呢,原来是个乡巴老,找死啊你。”说着就冲我过来了,我看见那个女孩儿也在看我。我的胆子更大了,拉开架势准备迎战。

  说真的城市人的身体比我们差很多,两个人一起上都没能把我放倒。我缓过手几下子就把他们打的趴在地上,两人站起来还冲我说让我等着,一会儿叫人来。我知道他们说话为了顾及面子,他们才不会回来呢。我看了女孩一眼,她也在看我,目光相对的刹那,我的感觉仿佛触电。我刚想走,她叫住我问我叫什么,在哪里打工?我告诉他我叫张非,在一个建筑工地做饭。她听完笑了起来。她笑的样子贼好看,我知道他想起了《三国演义》。她说她叫叶玲玲,我说我记下了,就和她分手了。那天我是一路跑回去的,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要跑,好象要发泄什么。

                第六章

  我一口气跑到了工地,大家都在干活,没有人注意到我的出现。我刚回到屋里吴会计就告诉我,说张哥已经找了我好半天了。我赶紧到他那里找他,张哥正跟一个人说话。等那个人走了,他告诉我一会儿去买趟菜。他递给我一张纸条和一些钱,纸条上是需要买的菜的名称和数量。走的时候我还想,李大个子哪里去了?

  我刚出工地的大门,就看见李大个子笑呵呵的站在那里,好象特意在等我似的,他可有好几天没有和我笑过了,我想一定是有什么事了。

  “小张,你是去买菜吗?”他问我。

  我说:“是啊,有什么事吗?”

  他说:“你对这里也不熟,我带你去吧。”

  我想也好,不然我还要自己去找,就说:“那谢谢李哥了。”

  他搂着我的肩膀,很亲密的样子。让我奇怪的是,我们路过了两个很近的菜市场,都没有进去。我问他,他说里面的菜贵。他可能已经买出来经验了,就一直跟他走。

  我们走到一个很大的市场,大概有几百个摊位,菜品也很多。我刚问了一个摊主土豆多少钱一斤,大个子就把我拉走了,我听见摊主喊土豆一元钱四斤。他把我径直带到一个摊子前说:“这里的菜很全,价格也便宜。”我看见他和摊主寒暄,好象很亲近的样子。我随意问了几个菜的价格,他这里的土豆是五毛钱一斤。我知道这里面肯定有问题,虽然我没有确定问题出在哪里。

  大个子催促我赶紧买了回去,我说:“我想先转转,有些菜这里没有。”其实所有需要买的菜这里都有。大个子很生气,说:“你他妈的瞎转悠什么,也不怕把你丢了。”我心想虽然这里很乱,到还不至于迷路。

  我自己问了几个摊子,都要比刚才那个便宜很多。我买好了菜就去刚才那里找大个子,他还在和那个摊主说话。看见我过来,他又变的嬉皮笑脸的了。一路上,他一直说我太老实,其实买一次菜多花个三、五十的谁也不知道,况且张哥的钱多的没个数。我明白了,原来他买菜时偷偷赚张哥的钱。这小子真不是东西,太不应该了。人家有钱是人家的,银行还有钱呢,难道就要去抢银行吗?我想。
  回去以后,我把剩下的钱交给张哥,张哥特意数了数说:“以后你负责买菜,这个大个子真他们黑了心了,什么钱他都要赚。”我想原来张哥是在试探他,我没有告诉张哥刚才的事,还是得饶人处且饶人吧,大家出来打工都不容易。
  吃完晚饭,大个子又来找我,问我张哥和我说什么了,我说什么也没说。他好象不相信,用怀疑的目光看着我。过了一会儿,他说带我出去开开眼。我说不想出去,他死活不依,我只好和他去,我想他可能是要带我找小姐了。

  大概走了半个多小时,他把我带到一个很破旧的象是礼堂的地方。门口有个人坐在一张小桌子的后面,原来是在卖票。大个子花十元钱买了两张,我也没有和他争,回去给他就是了。进去以后,我发现里面已经快坐满了,少说也有一百多人。而且,都是和我们穿着差不多的民工。

  我们找了个前边点的坐位坐下,很快演出就开始了。先是一男一女在台上说一些不三不四的话,逗的观众们不停的哈哈大笑,还吹口哨。可是我真没感觉有什么意思,大个子已经笑的眼泪都流出来了。

  接着,上来一个得有三十几岁的女人在台上跳舞。看不出跳的什么舞,就是不停的扭来扭去的。跳着跳着就开始脱衣服,一边脱一边做那些似乎只能在床上才能做的动作,看着看着,我的眼就直了。大个子趴在我耳边问:“怎么样,小子,过瘾吧?”我说:“挺好的。”

                第七章

  我真的没有想到有一天叶玲玲会来找我,做梦也没有想到。我知道我们这个群体里的人在城市人眼里是和愚昧、无知、暴力、色情这类字眼联系在一起的,更何况是她那么好看的一个女孩子,可是她真的来了。

  那天我正在择菜,吴会计领着一个女孩儿从大门口走过来。其实很远的时候我就已经看见了,她穿着一身白色的衣服。走在工地就象是在野草中盛开的一朵牡丹花,太不和谐了。我没有细看(虽然我很想象其他人那样眼光随着她一直走。),
继续低头择菜。“张非,”吴会计喊了我一声,我抬头就看见了叶玲玲。

  “你怎么来了?”我傻傻的问,手里还机械的削着土豆。

  “怎么,不欢迎我来啊,我特意来谢谢你。”叶玲玲甜甜的说。

  “不是不欢迎,这里好脏的。”我说,“有什么可谢的,你别放在心上。”
  叶玲玲说着还走了进来,说实话,我们这个地方真的不适合女人来。这里是纯男人世界,所以没有去顾及它的形象。到处都是垃圾和便溺,厨房里还有女孩儿最怕的老鼠。我很尴尬,我想叶玲玲一定后悔死了。没有想到她竟然蹲下来帮我择菜,我真的有些不知所措了。我从外面搬来两块整砖,上面盖上一张干净的报纸,让她坐。她冲我笑笑,就高兴的坐在上面继续择。

  我感觉我的劲头好足,非常兴奋的干着活。等都做好了,玲玲说什么也不让我吃,说要请我到外面吃。说实话,我真不好意思让她在我们这里吃饭,哪怕只是说客气话。

  我让她到门口等我,我换上前两天买的衣服,然后和张哥说了一声,就跑出去了找玲玲。她看见我换了衣服,笑着说“张非,你还挺精神的。”

  “我还精神,一个乡下人有什么精神的。”我不好意思的说。

  “乡下人怎么了,好多中央领导人还是农民呢?你干吗那么贬低自己?”
  “呵呵,要是都象你这么想就好了。”

  我们说着话,不知不觉就走出了好远,我一点儿都没有感觉累。我真想就这么一直走下去。但是,很快就到了她要请我吃饭的地方,我只好随着她进去。这家饭店虽然不大,但装修的很好,金碧辉煌的。坐在里面我感觉很别扭,心想这本来就不是我们这种人来的地方。叶玲玲给我点菜的单子说:“张非,你看喜欢吃什么,你自己点。”

  我说:“我没在饭馆吃过饭,还是你点吧,我什么都吃。”

  “那我就点了啊,你喜欢吃肉还是吃蔬菜?”

  我心想有肉谁还吃菜啊,但嘴上说:“都行,我都爱吃。”

  她点了四盘热菜和两盘凉柴,我赶紧说:“行了,我们吃不的。”

  她说:“那怕什么,吃不了就剩下。”

  我想这城里人真能糟蹋东西,花钱买的菜,吃不了全扔了。但是我也只是想想,我知道我不能说这些的,那会让她看不起。

  很快菜就上齐了,还没有吃,我只是看颜色、闻味道就已经很舒服了。等到吃到嘴里,我才知道这才叫菜。我真不知道我做出来的菜怎么就那么难吃,当然今天以前我还感觉很好的。

  她很爱说话,吃饭的时候问了我很多,好象我的什么事她都好奇。

  我告诉她我妈很早就病死了,我爸也死了,我不想说他的事。我还告诉他我家只有我一个,从前有个哥哥,没有成人。她还问我要在这里干多久,我说大概要一年多。

  我试着问她,她什么都说。她也是家里的独女,正读大学,现在放暑假了。他的父母都是教师,家庭条件很好。

  吃完我说送她回家,一个女孩子不安全。她说要去找同学,让我自己回去。我知道她不会让我送,邻居朋友看见一定笑话她的。

  回去的一路,我感觉好远,累的我上气不接下气的。我知道,我们没有见面的机会了,当然也许在马路上碰见。我们之间有一条河,河水好深,谁都趟不过去。

                第八章

  很快我在张哥的工地上做了有半年了,这半年过的很平淡。天气已经很冷了,所以晚上早早的就睡觉,那次花二百元的经历让我至今都心疼不已。我想,这大概就是一个穷人的悲哀吧。自从那次吃饭以后,叶玲玲真的没有出现。对此我到是可以坦然面对,这是我早就预料到的,而且我不喜欢和她在一起的那种感觉,应该是叫压抑吧。

  李大个子离开工地了,他把盖房用的木料偷去卖了,而且不只一次。我们找到他的时候,他正在一间出租屋里和一个岁数很大的女人鬼混。张哥没有难为他,临走还扔给他五百元钱。他明白张哥的意思,本来想说些什么,被张哥用手势拦住了。回去的路上,大家都不说话。

  我买菜已经不去大个子领我去的那里了,太远。可能是去的时间长了,而且我每次都会买很多,很多摊主都认识我了,他们都愿意和我搭讪。我想,可能就是想要我买他们的菜。也有的摊主私下里和我说不要太愚笨,给老板买东西,不赚白不赚,至少一天搞包烟抽。这时我就笑笑说:“我不会抽烟的。”我不能做出对不起张哥的事儿,大个子的教训我不会忘。我不想失去这个工作,更不想欺骗张哥。

  我一般都会问几家再买,其实菜价都差不多。后来我发现市场里有母女二人,在一个很不起眼的地方卖。她们的品种太少,所以根本没有人过去。那天我好奇的走过去,她们的目光满是期待的看着我。尤其是那个女孩儿,大概比我小个一两岁的样子。她的眼神让我想起了街上贴着的那个什么希望工程宣传画上的女孩儿,她的眼睛也很大。我不忍心拒绝这样的眼神,就在她们那儿买了菜。她们的价格很低,但就是品种少,我还要到别的摊子补齐。那天夜里我又睡不着了,脑子里都是那个女孩儿的眼神。但是我对她没有任何坏的想法,我也不会想着她去用手摸我那儿。我只是觉得她不应该过这样的生活,她应该象叶玲玲那样。我突然感觉很奇怪我怎么又想起了叶玲玲,本来我以为已经忘了。

  以后我每天都先去她们那儿买,实在没有了再去别人那里。慢慢的熟悉了,我知道她们也是从农村来打工的,女孩儿叫绢子。绢子的爸爸不务正业,天天喝酒,一家人全靠母女两人卖点菜谋生。我想她们的生活一定很困难,就问她们为什么不多批发些菜,这样不好卖。她们只是叹气,什么也没有说。我想,她们可能是没有那么多的钱。

  我的工钱张哥已经给涨到了六百,而且从来都是很准时给我。每次张哥都嘱咐我,不要乱花。他说在这个鬼地方,你一年挣的钱不够你一晚上上花。当时我认为他说话太夸张了,怎么可能一晚上就花七、八千块钱。后来我知道就是七,八万也一样花出去。我很听话,就把钱都放在自己床下面的袋子里。除了买了几件应季的衣服,其余的都存着。

  上午去买菜的时候,我拿出了一千块钱,我想给绢子她们批发菜用。我去的时候只有绢子在,我就问:“你妈怎么没有来啊。”绢子说她妈病了,今天不能来了。

  我虽然很穷,但我从来不是一个小气的人。如果我有了钱,我是不会象很多有钱人那样看不起人的。我把那一千块钱掏出来,对绢子说:“拿着给你妈看病吧,本来是给你拿来去批发菜的,明天我在拿来。”

  绢子说什么也不要,我知道她是怕以后没有办法还我。我硬塞在她的手里,她的手很凉,很软。绢子还要还给我,我赶紧跑开了,今天她那里没有我要买的菜。

                第九章

  转天我去市场的时候,依然是绢子自己在。我问:“你妈还没有好吗?”
  “没有,我用你给的钱给她买了一些药,昨天晚上吃了。”绢子说。

  “怎么样,好些吗?”

  “我看没有什么变化,还是发烧,我好怕。”绢子的眼泪都快流出来了。
  “你别急,你应该弄她去医院看看。这样吧,下午我来找你,和你一起去。”我说。

  绢子点了点头,她实在也没有可找的人了。

  中午吃完饭,我急匆匆的赶着去找绢子。路上我还想,绢子的爸爸也太不是东西了,怎么这么不关心自己的老婆。我想我以后要好好待自己的老婆,这时我又想到了叶玲玲。我真想抽自己个嘴巴,怎么就这么没出息,既然不可能的事儿,干吗老去想,可是人的想法是没有办法控制的。

  绢子的妈得的是肺炎,如果再不送医院真的会有生命危险。医生给她打了点滴,很快烧退了。我三点多赶回去做饭,我告诉绢子等我回来,先不要自己走。绢子很听话,又点点头。我做饭的时候想,将来娶个绢子这样的老婆也行了,想着想着,我的裤子又被顶了起来。我很久都没有自己用手做了,我怕会毁了我的身体,等将来可以随便在女人身上做了反而力不从心。

  我又拿出一千块钱,还在路上买了一些水果。绢子果然等着我,她妈非常感激我,说真是遇见好人了。我不知道怎么说,就笑笑没有说话,我掏出五百块钱递给绢子,让她去批发菜。推辞了一会儿,绢子就收下了。我把她们送回了家里,说明天一早我和绢子去批发菜,让她妈休息几天。绢子送我到门口。她身上有一股香味,让我心里有痒痒的感觉。她回去的时候,我从后面看见她身材很好,还有就是她的屁股很圆,很好看。

  我慢慢走在街上,脸上有热热的感觉,就像喝了酒。因为有风,一会儿就好些了。花钱有时会成为习惯,我这两天花了很多,而且不是给自己。我脑子中出现了另外一个我,他在说:“张非,干吗不给自己花些呢?你留钱有什么用呢?”
  “当然有用了,钱多了总是有好处。”

  “可是,你知道吗,只有花了的钱才是你的。存来存去,还不知道给谁存的呢。”

  他终于说服了我,我掏出口袋中的钱数了数,有四百多。

  我还没有吃晚饭,就找了一个小饭馆(我不敢去大饭店,怕人家不让进去),点了两个菜和一碗米饭。服务员问我要不要酒,我要了一瓶啤酒。吃完我感觉浑身都有发烧的感觉,我脑子还清醒,知道是酒精的事儿。

  好象是有一根绳子牵着我,我径直就向着灯红酒绿的地方走去。我看见路边的小姐都在疯狂的招揽着生意,我来回走了几趟,看上一个还算说的过去的小个子女人,就走了过去。她看见我过来,赶紧上前架住我的胳膊:“小哥,来玩的。”
  我说:“是啊,你这里都能玩什么?”

  “呵呵,小哥想玩什么我们这里就有什么。”

  我随着她进了小屋,然后还是进一个小门。不过这次好象走了好长的时间,似乎已经离开那个屋子很远了。

  “你要带我去哪里啊。”我问。

  “小哥不要着急啊,最近条子抓的紧,我带你去个安全的地儿。”

  我知道条子就是警察,这是看电视时学的。我们竟然一直走到了一个居民区,然后上了几层楼。她拿出钥匙打开一个门,我们一起进去,她回手把门锁上。我看看屋里的摆设,象是一个人家,我想一定是小姐们租的。

  小姐一进屋就甩掉了鞋子,把自己摔在谢谢上说:“妈的死条子,累死我了。小哥,你想怎么玩?”

  我感觉这里真的很安全,比上次的地方好多了。我也没有那次那么紧张,我坐在她的旁边问:“你先说说,你都有什么服务。”

  小姐把大腿顺势放在我的腿上,虽然已经有些冷,她只穿着一条皮裙子。“呵呵,看不出小哥还挺有经验,有按摩、梦游、还能动真格的。”

  “梦游是什么,多少钱。”那两种一听就明白了,这梦游我还是第一次听说。
                第十章

  小姐告诉我,梦游就是她要用嘴吻遍我的全身。最后用嘴亲那里,直到弄出来为止,要三百元钱。我感觉很刺激,而且不会象直接做那么快,就同意了。小姐先把我的上衣解开,然后她俯下身用舌头舔我的乳头。顿时一种麻酥酥的感觉充斥了我的全身,让我无法安静的躺在那里。我看见小姐非常认真的工作着,她的乳沟正好在我的眼前,我的手情不自禁的深了进去。小姐没有拒绝,我开始揉捏起来。她那里好大,好松软,在我抚摩的过程中慢慢的变的坚挺起来。她的舌尖不住的向下滑动,先是小腹,然后退下我的裤子,我的那里已经硬棒棒的矗立在两腿之间。她先用手摸摸,说:“小哥的家伙好大啊,我都想要了。”

  我说:“那你就要吧。”

  她笑笑,就把我的家伙放进了她的嘴里,她不停的嘬着、吸着、舔着,我实在忍不住了,把小姐推倒在床上。我分开她的腿,她竟然没有穿内裤,黑白分明的地方透着湿润。我用手摸摸那儿,她发出呻吟声,这声音更加刺激了我。我找准位置插了进去,她有些夸张的叫着。我说:“你能不能忍着点儿,我还没有动你叫什么?”

  小姐说:“你的家伙好大啊,那你动啊,我想要啊。”

  我用力的做着前后的抽动,她的身体放荡的扭着。也许是酒精的麻醉,我感觉我们做了很久,最后几乎同时达到快乐的顶峰。

  第二天早晨我差点起晚了,我答应和绢子去批发菜的。我到的时候,绢子正四处张望。看见我来了,她开心的笑了,她笑起来真的很好看。我们一起批发了好多菜,然后用车拉到市场,我选好我用的,剩下的绢子继续卖。一连几天都这样,绢子的生意也好多了。

  快要过年了,大家都没有心思干活,当然我不用考虑这些。张哥知道我没有地方去,他让我在工地看家。张哥最近非常忙,后来还是吴会计告诉我,张哥在四处找钱给大家发工资,工人门已经几个月没有拿到钱了。我这才知道为什么每次给我钱,吴会计都偷偷的了。

  “不是说张哥有很多钱吗?”我问吴会计。

  “是有,可是都是帐,没有现金。你总不能给工人们白条子回家过年吧。”
  我想张哥一定很为难,可是这个忙是没有办法帮的。

  张哥好几天都没有回来了,工人门也已经停止干活。开始仅有几个,后来每天增加,他们都围聚在张哥办公室外面吵吵着。再后来几乎所有的人都来了,而且还有人说什么要砸东西卖。我和吴会计全力的劝说,但是无济于事,还被他们骂做走狗。就在可能真的爆发一场事件的紧急关头,张哥回来了,他的手里提着一个很大的包。

  很多人看见张哥回来就偷偷的散了,但仍然有不少人聚集在那里。

  “你们想干什么,要造反吗?”张哥大喊了一声。当时,又有一些人分头走了。张哥对剩下的人说:“不就是钱吗?我给你们,拿了钱都他妈给我滚蛋。我还不信了,还能找不到干活的人。”很快所有的人都散了。

  张哥把那个书包扔给吴会计说:“去,给他们发了,先一人给两千。告诉他们,剩下的过完年一准儿给。”说完张哥进屋狠狠的把门关上了,直到晚上一直也没有出来。

  绢子家的菜摊已经有规模了,相应的菜也卖很多些。她们还还给了我五百块钱,一开始我不想要,绢子妈死活非给,我只好收下了。不过说实话,当初拿出来就没有打算再要。绢子的心情似乎好了很多,笑的也多了。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891ee.com 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