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隐藏属性】10 - 优优色影院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528cc.com 加入收藏夹!


            (十)速度与激情(上)
  元旦放假三天,真儿打算回家一趟。我问她马上就放寒假了还回去干嘛,她
说几个好朋友想聚一聚。好吧,这下只剩硬盘里的大姐姐们陪我跨年了。
  元旦当天,铺天盖地都是李小璐做头发的新闻。吃完晚饭躺在床上,刷着微
博里一记又一记实锤,心想:「谁再说我像PGOne我跟谁翻脸。」
  手机叮咚一声,我拿起来一看是条彩信,想不起来上次收到彩信是什么时候
的事了,点进去是一张微信的截图。「问你个事。」左侧的头像是真儿。
  「?」右边头像里是一个女生,图片太小看不清脸。
  「今天那个男生的电话。」真儿发了个坏笑的表情,她想干什么?
  「我靠你不是吧。」
  「干嘛,就认识一下,你这么大惊小怪的。」
  她回给真儿一个白眼,「139XXXXXXXX」
  真儿回了个OK的表情。
  我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一回事,又收到一条彩信,依然是微信的截图。「搞
定了。」真儿说,消息的时间距离上一张图过了20分钟。
  「怎么搞定的?」
  「就说想交个朋友啊,顺便约了个明天的电影。」
  「你这也太快了吧。等一下,他刚问我你有没有男朋友,怎么回?」
  「这还用我教你吗?」
  「ojbk」
  截图只透露给我这么多信息,我有一连串的问题,几句话在手机上打了删删
了又打,颤抖的双手打一个字都要费半天力气,最后乾脆把电话打了过去。响了
两声,电话被接起,「喂。」那头是一个女生冷淡的声音。
  「你是谁?」我也没有好气,话筒蒙上一层冰。
  「我是真真的朋友,可你又是谁呢,孔汉廷,对不对。」她直接报出我的名
字,想必也是有备而来。
  「你给我发这个什么意思?」
  「让你看看你可爱的女朋友的真实面目呀,精不精彩?刺不刺激?」我忍住
自己摔电话的冲动,她的语气实在是太欠打了。
  「真羡慕你们这种有两个手机的人,这点伎俩挑拨不了我们的关系,没别的
事我挂了。」我选择相信真儿。
  「你真的瞭解她吗?」
  我真的瞭解她吗?我希望能脱口而出瞭解二字,可诚实将我静音。交往以来
大部分时间都是我们两个单独相处,也带她见过我的基友,跟她的室友们吃过饭,
不过她是怎么跟异性相处的我知之甚少。我瞭解她的另一个渠道是她跟X的聊天
记录,我更倾向於漂流瓶里的她是一种叛逆,是对现实中部分个性受到压抑的释
放,类似於「不让我说髒话我偏要说」这种。孩子嘛,青春期过去就好了。现在
的问题是,她会主动去约别的男生玩吗,换作之前我肯定不信,但见到她体育课
的表现后,我不能确定。
  看我半天没有声音,电话那头的她继续说:「你相信我没骗你对吧,她约了
那个男生明天下午一点看电影,是不是真的你来一趟就知道了。」
  「我应该去哪?」我下定决心,去真儿的城市。
  「我加你微信发给你,别迟到,很期待见到你。」挂了电话,通过她的好友
验证,她发来一个小区的位置。
  这距真儿的城市800公里远,搭乘明天早班飞机按理说来得及。可我等不
了,我没法忍受猜忌带来的煎熬,我现在就要过去,自己开车过去。找出上次潜
入健身房的那一身行头,连帽衫工装裤,加一件黑色外套禦寒,再扣上一盏棒球
帽防止被认出来。
  临走之前敲敲对面的房门:「我得出门一趟,朋友有点事,这两天你自己吃
吧。」
  「小夥子这么晚还出去啊,天冷多穿点。」楼下便利店的阿姨好心提醒我。
  我挤出一丝微笑:「没事,我在车里不下去。」是啊,这一夜我我就要在车
里过了。我拎着一提红牛,踏上一路向北的旅程。
  晚上十点,街道不再喧闹,平时还有加完班的人往家赶,现在是元旦假期,
整条马路只有引擎与轮胎的噪音。我多想在漫步人行道上享受这份安静,可目的
地还有800公里的距离。出城上了高速,我打开远光灯驱除眼前的黑暗,笔直
的公路一眼望不到头。远离市区,广播频率变成雪花音,我眼前遍是真儿的影子,
杂音也变成寂静,死一般的静,静到我产生耳鸣。再这样下去,怕是坚持不到目
的地,我得清醒过来。用车载蓝牙连接手机,让音乐缓解情绪。打开网易云,歌
单正播放到Vicetone的Anywhere I go,前奏一过,我惊
了,音响里都是真儿的声音。
  「There' s a part of me」
  「在我内心深处」
  「That' s lying underneath」
  「潜藏着另一面」
  「And wants to see the darker side」
  「想要体验人间的黑暗」
  「Nothing Iwon' t try」
  「无论多么凶险」
  「Once or maybe twice」
  「我都跃跃欲试」
  「Are you down to take that ride」
  「愿意加入这旅程吗」
  「Living so naive,never going deep」
  「浮於表面,随波逐流」
  「Ain' t a pill I can swallow,swall
ow」
  「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
  「Taking off the edge,all I' maskin
g is」
  「别想太多,我要问的只是」
  「Will you be there to follow」
  「你是否会追随我」
  「So down,hit ground when I' mgoing
 low」
  「我放纵起来就没有下限」
     「TellmeanywhereIgoyouwill
  follow「
  「答应我无论如何你都会陪着我」
  「Go round,all out when I losecont
rol」
  「我一旦失控就无法挽回」
     「TellmeanywhereIgoyouwill
  follow「
  「答应我无论如何你都会陪着我」
  ……
  「Don' t wanna put this wrong」
  「只想把话说清楚」
  「I know I' m coming strong」
  「我明白有些唐突」
  「But I can' t get this off my mind」
  「但这在我心中一直挥之不去」
  「Imagine you and me」
  「一想到你和我」
  「Or you and me and she」
  「甚至是你、我还有她」
      「Wheredoyougowhenyourun
  wild「
  「你放肆起来又是什么模样」
  「Living so naive,never going deep」
  「浮於表面,随波逐流」
  「Ain' t a pill I could swallow,swa
llow」
  「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
  「Taking off the edge,all I' maskin
g is」
  「别想太多,我要问的只是」
  「Will you be there to follow」
  「你是否会追随我」
  「So down,hit ground when I' mgoing
 low」
  「我放纵起来就没有下限」
     「TellmeanywhereIgoyouwill
  follow「
  「答应我无论如何你都会陪着我」
  「Go round,all out when I losecont
rol」
  「我一旦失控就无法挽回」
     「TellmeanywhereIgoyouwill
  follow「
  「答应我无论如何你都会陪着我」
  ……
  「I will,I will……」我失神地回答真儿。每当时间走到尽
头,我就拨动方向盘上的滚轮,单曲循环她的声音,直到汽油耗尽。淩晨2点4
0分,给车加满油,靠在车门上放松双腿。双手各拿着一罐红牛,咕咚咕咚灌下
去。服务区里没有私家车,零星停着几辆物流货车。
  旁边走来一个浓妆艳抹的中年妇女:「弟弟累了吧,要不要姐姐给你放松放
松。」
  「滚!」我没心情搭理她。
  「好不容易来个小鲜肉,还是个阳痿。」她使出激将法。
  我不想再费力气骂她,打开导航软件,前方还剩400公里的路途。身体倦
怠极了,但我必须坚持到底。熄灭屏幕,那野鸡已经不见了。
  「啊~ 」远处一声呻吟,在这午夜时分的荒郊野外显得格外清晰。仔细一听,
还有个男人喘着粗气,联想到周围的货车,我懂了,这些野鸡是服务长途司机的。
  心情本身就不好,刚才你还来骚扰我,看我怎么报复。我抄起两个红牛罐子,
朝声音的方位扔过去。
  「日恁娘,谁?」那司机气得直跺脚,我头也不回地跑上车,发动引擎离开
服务区。「喂,各位乡亲,各位父老,下面播送个广告:本人虽说村长落选,但
思想工作还是要搞,在家里开个心理诊所,专门治疗人的大脑。欢迎大家前来就
诊,有钱给点没钱拉倒。临江村大明白心理诊所,主治医师赵大宝……」网易云
里竟然还有赵本山的小品,我随便点开了一个,不去深究演员的对话,单纯跟着
观众嘻嘻哈哈。
  「媳妇儿,媳妇儿你别说了!你在感情这方面没必要向我道歉,因为在感情
上,我曾经做过对不起你的事儿啊!」多年以前就有被绿的故事搬上台面了。
  「我只能告诉你她姓郝,嫁了个村长叫赵大宝。」
  「我媳妇儿……我媳妇儿啊!我这还叭叭给人上课呢,你说我咋摊上这么个
事呀。」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从大笑变成苦笑,现
在的我跟赵大宝又有多大区别呢。
  右手边天空逐渐泛白,高速公路两旁的建筑密集起来,我来到你的城市,真
儿。
  「正在为您规划路线……导航开始,前方目的地国际名都,距离50公里,
预计到达时间48分钟。」过了收费站,我输入那个小区的位置,在导航的指引
下顺利到达。一看表八点半,离下午一点还早,我在周围找到一家快捷酒店。
  走到前台:「一间钟点房。」
  「先生就您一位是么?」前台小姑娘见我一个人来开钟点房,觉得有些奇怪。
  一个人怎么了,老子有女朋友,「我!钟点房!收钱!」我现在格外敏感,
把身份证摔倒柜台上吼道。
  她低下头,默默为我办着手续,「先生您的房卡,时间是4个小时。」声音
有些哽咽。
  我看她这样,火气顿时消去:「对不起,实在不好意思,对不起。」灰溜溜
地去搭电梯。
  三个小时后,闹钟将我唤醒,头昏昏沉沉的,又打开两罐红牛喝下去,用力
甩了甩头想清醒一点。查到附近的汽车站有租车点,租来一辆车,一旦需要跟踪
的话也不至於过早暴露。自认为做了万全的准备。回到小区门口,拨通那个电话:
「我在小区门口,你下来吧。」
  几分钟后,一个女生走到小区门口四处张望。我按下喇叭,朝她挥挥手,她
看了一眼,朝车走过来。身高一米六五左右,紮着马尾,圆框眼镜,一件性冷淡
风的灰色大衣。
  「他们约在万达看电影,我们走吧。」她没有多余的寒暄。
  我设置好导航,「怎么称呼?」
  「叫我芊芊吧。」语调毫无波澜。
  「他们是怎么认识的?」我也没必要绕弯子,一条一条提出我的问题。「那
个男生是我朋友,昨天我把他叫来一起吃饭,本来是打算撮合他跟另一个单身的
同学,可惜两人不来电。平时真真特别能吃,昨天吃饭的时候都是一小口一小口
的抿着吃,当时我还纳闷她怎么了,后来她跟我要电话我这才明白。」她平静地
讲述着事情的经过。真儿刚认识我的时候,吃饭也很淑女,「你们算什么关系,
朋友么?」
  「何止是朋友,我们是最好的闺蜜。」
  又一对塑料花姐妹,「那为什么要告诉我?你不是应该站在你的好闺蜜这边
吗?」
  她把头转向窗外,「因为我想见你,看看你跟别人有什么不一样。」
  「我不太明白你的意思。」
  「我想看看是何方神圣能让真真献出她的身体。」她面无表情地丢出一颗炸
弹。
  芊芊的回答让我措手不及,真儿的第一次是给了我?我没有处女情结,同时
我也尊重那些不轻易发生性行为的女生,但她为什么不告诉我。之前在迎新晚会
上听到她前男友的对话,我心里已经默认了她有过性行为,所以从来也没跟她讨
论过这件事。如果当时知道她是处女的话,我就不会在跟马渤他们吃饭那天有意
让她多喝几杯……
  这些细节佔据我的大脑,等我回过神来发现前车纹丝不动时,下意识地刹车
踩到底,轮胎一声尖叫,离追尾只有几十公分的差距。
  「这你都不知道?」她也惊讶於这个事实,都忘了批评我的车技,语气也不
再单一。
  绿灯,我松开刹车,无奈的摇摇头,都不知道该怎么跟她解释,我不知道真
儿当时是处女,说出来她会信么。芊芊伸了个懒腰,「我想你有很多功课要补了。」
  「你愿意做我的老师吗?」我虔诚地对她说,现在她是我唯一的救命稻草。
  「好啊,这位同学,你想知道点什么?」她转换成老师的架势。
  「你是怎么知道我号码的?」我有太多问题,先挑个眼前的问她。
  「这还不简单,几个月没见,肯定要互相给对方看手机里的照片啊,我趁她
不注意在通讯录里翻到你的号码。」
  我发现她的破绽:「你说昨天她是回家之后才问你要电话的,可那时你已经
没法再看她手机,也就是说你之前就拿到我的号码了。」
  「是啊,在吃饭的时候我就记下来了,想着有一天会用上,谁知道晚上就派
上用场。」
  「那你当时为什么要记下我的号码?」我觉得她一定有更深层的动机。「这
个嘛,一会再告诉你。」
  「好吧,那换个问题,你知道他们看什么电影吗?」没时间深挖,我得想好
一会做什么。「前任三,都这个时候了你关心的是他们看什么电影?」
  「我是想找出他们看的哪一场,不然这么大电影院我去哪找。」
  「你还蛮心机的。」这段聊天拉近了我们的距离,她开始损我。
  「我这明明是推理。」
  「前方路口右转到达目的地,万达广场。」是时候直面风暴了。
  「你在停车场转转,我认识那个男生的车,说不定能找到……在那呢,右边,
就这个。」芊芊找到了那辆车,我把车停到斜对面稍远的位置。这个男生已经到
了,真儿呢?对了,我身边有个间谍啊,「你问问真到没到。」
  「哦。」她拿起手机,敲下一段文字,没过几秒就收到回复,她把手机举给
我看,真儿回复她:「还有5分钟,堵车。」还有一个激动的表情。
  我看着手机,也看着手机后的芊芊。刚才在外面没什么感觉,一到了地下停
车场,昏暗的灯光加上密闭的空间,我感觉气氛有些微妙。芊芊跟真儿都属?那
种家庭条件不错,重点中学毕业的女生,谈吐大方,气质有些高冷,没有自信的
人轻易不会上去搭讪。至於长相,她五官没有真儿漂亮,可用真儿作为标准未免
有些太高,芊芊放在街上也绝对算个美女,樱桃小嘴尤其可爱。
  「看完没有?」就这几个字,我本应看一眼就好的。
  我移开视线,「你先在车里等一下吧,要是上去我怕他们认出来你。」把车
钥匙给她,戴上棒球帽,把外套拉炼拉到最高挡住嘴巴。
  她把钥匙揣到兜里:「你是不是经常做这种事,看起来很有经验。」
  我没回答她,伸出手,「合作愉快。」
  她也伸出手跟我握了一下,「合作愉快。」
  一路低着头来到顶楼的电影院,查了一下前任三的拍片,1点20跟1点4
0有两场,我各买一张票以备不时之需。坐在角落里的椅子上,我目不转睛地盯
着电梯,生怕错过真儿的身影。
  我多么希望真儿不要出现,哪怕白跑一趟,可该来的还是要来。真儿从头到
脚浮现在电梯上,身旁是个短发男生,一米八出头,体格很结实。尽管两人之间
保持着礼貌的距离,我还是觉得有一记重拳锤到胸口,让我喘不过气。我曾经以
为我只是把她当做玩物,享受征服她的过程,眼前这一幕让我意识到我已经爱上
了她,我不能失去她。
  两个人取完票,又买了饮料和爆米花,广播里播放着:「欢迎光临万达影城,
观看13点40分,前任三的观众请检票入场。」听到广播,两人朝入口走去。
  我看了下大概有5、60人都在等着检票,影厅能容纳120人左右,算上
没有马上入场的观众,几乎就是满场,我没必要进去,这么多人料他们也做不了
什么。又或者我是在逃避呢,不想目睹他们两个坐在一起有说有笑的样子。
  「你上来吧,我在电影院门口等你,他们进去了。」我发了条微信给芊芊。
  「现在你是什么心情?」芊芊来到电影院门口,好奇地问我。
  我装作无所谓的回答他:「还好,你没吃饭吧,我请你吃点。」我好饿,早
晨到现在一直都没吃饭。
  在电影院门口的火锅店找个靠窗的位置坐下,芊芊看起来没什么胃口,大部
分时间都是她看着我吃着。
  「呼,吃饱了,你怎么不多吃点。」我直起身子,拍拍肚子。
  「你心真大,都这个时候了还有胃口吃饭。」
  「要不然一会他们去宾馆,我连踹门的力气都没有。」我做了最坏的打算。
  「以我对真真的瞭解,不会的。」
  「你们是高中同学?」
  「我们是初中的同班同学,高中同校不同班,所以她的感情经历我全知道。」
  芊芊举起杯子,抿了一口。
  我看她杯子空了,赶忙为她续上一杯:「大姐喝橙汁。」
  她笑了,笑起来样子还蛮好看的,「你不用这样,想听哪一段我可以告诉你?」
  「大学的吧。」毕竟这一段最近,我还见过她那个前男友。
  「大学有两个,我先说我知道的这个,」什么?两个?「大一的时候,你也
知道,都是刚从高中解放出来。像真真这样的女生,肯定有好几个追求者啊,她
就从里面挑了个看着最顺眼的。」
  「只是想恋爱了,不管跟谁对吧。」
  「对,她当时就是这么说的。几个月之后,她忽然觉得没什么意思,就打电
话提分手了。」
  这恋爱谈的也太草率了吧,我手扶着额头:「这么说的话,她就是个渣女啊。」
  「哈哈哈哈,那男的也没好到哪去,跟真真在一起时也在外面勾搭女生。」
  「那只能说他们是彼此彼此了。」我仿佛在跟芊芊谈论两个不相干的人。
  「是吧。」她摊手表示同意。
  「按你这么说,那男的也算个老司机,真是怎么做到守身如玉呢?」我仍然
不太相信她是处女。
  「你别看她外表软萌软萌的,心里坚定的很,不想做的事没人能强迫她。」
  我若有所思地点点头:「那第二个呢?」
  「第二个嘛……我知道的不多,真真没怎么跟我提过,只知道是个30多岁
的男人,谈了一个多月就分了。」
  「30多岁?她不会是被包养了吧?」
  「怎么可能,她又不缺钱。我知道这事的时候都分手了,也就没细问。」真
儿确实不缺钱,每个月生活费跟我的开销差不多,那到底是为了什么?
  「再之后就遇到了我。」
  「是啊,便宜你了。」
  「什么叫便宜我了,我也是凭本事追的。」
  「我以为你也跟他们一样,只是真儿用来打发无聊的,没多久就会被甩了。
  所以当真真跟我说你们睡了的时候,我特别惊讶。你知道她最喜欢你哪一点
吗?「
  「哪点?」
  「她最喜欢你从不干涉她的生活,不干涉她跟异性的正常交往。」
  我苦笑:「於是她就跟别人约来看电影了。」
  「我都觉得她应该是个男孩子,喜欢看NBA,喜欢玩游戏,跟男生能玩到
一块去。」这些我倒是知道。
  「还好吧,我这段时间没看她经常跟男生联系。」
  「现在是少了,她那个学校,你懂的,根本没几个男生。上大学之前她异性
朋友可能比同性都多,可有些人总误以为真真是喜欢他,一表白就尴尬了,朋友
都没得做,现在可能慢慢就断了。」
  「我懂,人生三大错觉嘛。」她喜欢我,我能反杀,还有一个什么来着?
  「哦,她还有个男闺蜜,现在在国外。」
  「她提过一句,我还跟她说等她男闺蜜回来请他吃饭呢。」
  「你不介意么?」
  「人都在国外了,我总不能连聊天都不让吧,他们很暧昧吗?」
  「在大家面前没有,背后嘛我就不清楚了,要不我打听打听?」
  我摆摆手:「不用了,还是我自己来吧。现在你可以说说你为什么要给我通
风报信了吧?」
  她深吸一口气,语气变得无力:「高中的时候,我暗恋一个男生,那时候年
轻,胆子也小,没有表白,只是默默地关注他,做操时远远望他一眼,特意从他
班级路过希望能偶遇。」
  我点点头表示理解。
  「当时我跟真真不是一个班的,关系稍微疏远了点,也没她说过这男生的事。
  可你知道后来怎么了吗?有一天我竟然看到那个男生跟真真牵手走在一起。
「她有点激动,」我装作不难受跟她们打招呼,那种被横刀夺爱的心情你能体会
吗?
  后来我知道是真儿追的那个男生。好,你是我的朋友,我可以祝福你们,没
有问题。可是,她他妈过几个月就跟那男生提了分手,把人家给甩了。「她更加
激动了,身体前倾,指尖点着桌子。
  「好几年过去了,你还在意是么?」
  她靠到椅子上,语气恢复平静:「这件事在我心里留了个疤,本来我记下你
的电话只是以防万一。昨天她跟我要电话的时候,我又想起当年那个她,所以我
要马上告诉你,让你看看她的真面目。」
  「你是希望我跟她分手么?」
  「不,我希望你们天长地久,别让她再祸害别的男生了。」
  我低头转着手里的玻璃杯。让她记恨真儿那件事,我很难判断谁对谁错,你
既然喜欢一个人,怎么不去表白呢?被别人捷足先登了你怪谁。另一方面,看着
一个女生在我面前解开自己的伤疤,我对她又有一丝怜悯,一份同情。换成是个
长相平平的女生我还会吗?不会。说白了还是看脸。
  思索良久,我抬起头看着对面眼圈发红的芊芊,低沉地说:「你现在有个报
复她的机会。」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528cc.com 加入收藏夹!